景誹匟昹秏煤芘咂1651璃 嗣峈蛂咑睿誑薊厙劃昜

湮朸著弊蚾庉馱最衄癹鼠侗

2018-04-10

俙辦3怀賸毞挭祥徹麻阨晦悵俋憩瓟綴ㄛ芵徹薺呇汒③礿砦机瓚ㄛ怢控華埏跦擂怢笢椕﹜詢倯酗軾淖剿綴ㄛ13梐繹亞玴玟薦拳瑧倓櫛鷊覤ㄛ炴ヴ偶婃礿机燴﹝怢控華埏机燴腔麻阨晦垀扡偶璃ㄛ壺賸炴ヴ偶俋婦嬤н梩儂躇鼠恅偶眕摯炵扽怢俜詢脹楊埏腔帢痐偶珩飲礿砦机瓚ㄛ軞數衄3偶礿砦机瓚﹝

﹛﹛編按:今年1月,著名作家余秋雨的文學散文集《門孔》在台灣出版。何謂「門孔」?余秋雨說:守護門庭,窺探神聖。任何人,不管身處何時何地,都找得到這樣的「門孔」。在書中,他記錄下自己的「記憶文學」,書寫與謝晉、巴金、黃佐臨、章培恆、陸谷孫、張可、王元化、星雲大師、白先勇、林懷民、余光中等人的交往。透過這「門孔」,讓讀者一覽這些重量級文化人的神采,也窺見文化藝術在時代中閃耀的光芒。本版節選書中一篇中的內容,看余秋雨怎麼說舞蹈家林懷民,又如何從中看到文化之於台灣社會的重要地位。■文:余秋雨 節選自《門孔》(台灣天下文化出版)近年來,我經常向內地學生介紹台灣文化。當然,從文化人才的絕對數量來說,內地肯定要多得多,優秀作品也會層出不窮。但是,從文化氣氛、文化品行等方面來看,台灣有一個群落,明顯優於內地文化界。我一直主張,內地在這方面不妨謙虛一點兒,比比自己到底失去了什麼。我想從舞蹈家林懷民說起。雲門之於世界當今國際上最敬重哪幾個東方藝術家?在最前面的幾個名字中,一定有林懷民。真正的國際接受,不是一時轟動於哪個劇場,不是重金租演了哪個大廳,不是幾度獲得了哪些獎狀,而是一種長久信任的建立,一種殷切思念的延綿。林懷民和他的「雲門舞集」,已經做到這樣。雲門早就成為全世界各大城市邀約最多的亞洲藝術團體,而且每場演出都讓觀眾愛得癡迷。雲門很少在宣傳中為自己陶醉,但亞洲、美洲、歐洲的很多地方,卻一直被它陶醉荂C在它走後,還陶醉。其實,雲門如此轟動,卻並不通俗。甚至可說,它很艱深。即使是國際間已經把它當作自己精神生活一部分的廣大觀眾,也必須從啟蒙開始,一種有關東方美學的啟蒙。對西方人是如此,對東方人也是如此。我覺得更深刻的是對東方人,因為有關自己的啟蒙,在諸種啟蒙中最為驚心動魄。但是,林懷民並不是啟蒙者。他每次都會被自己的創作所驚嚇:怎麼會這樣!他發現當舞員們憑茪悕夆n發出一系列動作和節奏的時候,一切都遠遠超越事先設計。他自己能做的,只是劃定一個等級,來開啟這種創造的可能。舞者們超塵脫俗,赤誠袒露,成了一群完全洗去了尋常「文藝腔調」的苦行僧。他們在海灘上匍匐,在礁石間打坐,在紙墨間靜悟。潛修千日,彈跳一朝,一旦收身,形同草民。只不過,這些草民,剛剛與陶淵明種了花,跟鳩摩羅什誦了經,又隨王維看了山。罕見的文化高度,使林懷民有了某種神聖的光彩。但是他又是那麼親切,那麼平民,那麼謙和。最安靜的峰巔林懷民是我的好友,已經相交二十年。我每次去台灣,旅館套房的客廳總是被鮮花排得滿滿當當。旅館的總經理激動地說:「這是林先生親自吩咐的。」林懷民的名字在總經理看來,如神如仙,高不可及,因此聲音都有點兒顫抖。不難想像,我在旅館裡會受到何等待遇。其實,我去台灣的行程從來不會事先告訴懷民,他不知是從什麼途徑打聽到的,居然一次也沒有缺漏。懷民畢竟是藝術家,他想到的是儀式的延續性。我住進旅館後的每一天,屋子裡的鮮花都根據他的指示而更換,連色彩的搭配每天都有不同的具體設計。他把我的客廳,當作了他在導演的舞台。「這幾盆必須是淡色,林先生剛剛來電話了。」這是花店員工在向我解釋。我立即打電話向他感謝,但他在國外。這就是藝術家,再小的細節也與距離無關。他自家的住所,淡水河畔的八里,一個光潔如砥、沒有隔牆的敞然大廳。大廳是家,家是大廳。除了滿壁的書籍、窗口的佛雕,再也沒有讓人注意的傢具。懷民一笑,說:「這樣方便,我不時動一動。」他所說的「動」,就是一位天才舞蹈家的自我排練。那當然是一串串足以讓山河屏息的形體奇蹟,怎麼還容得下傢具、牆壁來礙手礙腳?離住家不遠處的山坡上,又有後現代意味十足的排練場,空曠、粗糲、素樸,實用。總之,不管在哪裡,都洗去了華麗繁縟,讓人聯想到太極之初,或劫後餘生。這便是最安靜的峰巔,這便是《呂氏春秋》中的雲門。面對這麼一座安靜的藝術峰巔,幾乎整個社會都仰望荂B佑護荂B傳說荂B靜等荂A遠遠超出了文化界。雲門之於台灣在台灣,政治辯論激烈,八卦新聞也多,卻很少聽到有什麼頂級藝術家平白無故地受到了傳媒的誣陷和圍攻。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,因為傳媒不會這麼愚蠢,去傷害全民的精神支柱。林懷民和雲門,就是千家萬戶的「命根子」,誰都寶貝荂C林懷民在美國學舞蹈,師從葛蘭姆,再往上推,就是世界現代舞之母鄧肯。但是,在去美國之前,他在台灣還有一個重要學歷。他的母校,培養過大量在台灣非常顯赫的官員、企業家和各行各業的領袖,但在幾年前一次校慶中,由全體校友和社會各界評選該校歷史上的「最傑出校友」,林懷民得票第一。這不僅僅是他的驕傲。在我看來,首先是投票者的驕傲。在文化和藝術面前,這次,只能委屈校友中那些官員、企業家和各行各業的領袖了。其實他們一點兒也沒有感到委屈,全都抽筆寫下了同一個名字。對此,我感慨萬千。熙熙攘攘的台北街市,吵吵鬧鬧的台灣電視,乍一看並沒有什麼文化含量,但只要林懷民和別的大藝術家一出來,大家霎時安靜,讓人們立即認知,文化是什麼。記得美國一位早期政治家J.亞當斯(JohnAdams,一七三五--一八二六)曾經說過:我們這一代不得不從事軍事和政治,為的是讓我們兒子一代能從事科學和哲學,讓我們孫子一代能從事音樂和舞蹈。作為一個政治家的亞當斯我不太喜歡,但我喜歡他的這段話。我想,林懷民在台灣受尊敬的程度,似乎也與這段話有關。人類美學的東方版本從林懷民,到白先勇、余光中,我領略了一種以文化為第一生命的當代君子風範。他們不背誦古文,不披掛唐裝,不抖擻長髯,不玩弄概念,不展示深奧,不扮演精英,不高談政見,不巴結官場,更不炫耀他們非常精通的英語。只是用慈善的眼神、平穩的語調、謙恭的動作告訴你,這就是文化。而且,他們順便也告訴大家:什麼是一種古老文化的「現代形態」和「國際接受」。雲門舞集最早提出的口號是:「以中國人作曲,中國人編舞,中國人跳給中國人看。」但後來發現不對了,事情產生了奇蹟般的拓展。為什麼所有國家的所有觀眾都神馳心往,因此年年必去?為什麼那些夜晚的台上台下,完全不存在民族的界限、人種的界限、國別的界限,大家都因為沒有界限而相擁而泣?答案,不應該從已經擴大了的空間縮回去。雲門打造的,是「人類美學的東方版本」。這就是我所接觸的第一流藝術家。為什麼天下除了政治家、企業家、科學家之外還要藝術家?因為他們開闢了一個無疆無界的淨土,自由自在的天域,讓大家活得大不一樣。從那片淨土、那個天域向下俯視,將軍的兵馬、官場的升沉、財富的多寡、學科的進退,確實沒有那麼重要了。根據從屈原到余光中的目光,連故土和鄉愁,都可以交還給文化,交還給藝術。藝術是「雲」,家國是「門」。誰也未曾規定,哪幾朵雲必須屬於哪幾座門。僅僅知道,只要雲是精彩的,那些門也會隨之上升到半空,成為萬人矚目的巨構。這些半空之門,不再是土門,不再是柴門,不再是石門,不再是鐵門,不再是宮門,不再是府門,而是雲門。只為這個比喻,我們也應該再一次仰望雲門。《天局》作者:矯健出版:作家出版社這本書收錄了《天局》、《快馬》、《高人》、《命運的玩笑》、《珍郵》和《聖徒》六篇小說,小說共同的特點是大多是荒誕寓言式的故事情節,讀起來都給人壓抑的感覺,人物形象都是扭曲變態的。之前周梅森編劇的電視劇《人民的名義》熱播,也帶動了此書的熱銷。不僅是劇中人物祁同偉口中的小說《天局》吊足了觀眾的胃口,作者與編劇長期交往中形成的共同認識,也讓看過電視劇的人弄明白《人民的名義》的意義究竟何在提供了方便。「能過審又要好看,找到這個平衡點,體現了周梅森很高的政治智慧。」但即便說:「這部作品最突出的特點是,在主旋律的前提下,大膽地用猛烈的矛盾衝突揭露腐敗,大膽的台詞、大尺度高級別場合的刻畫,這點是很高明的。」該劇在這個時候推出,還是很耐人尋味的。作者說:「《天局》講的是一種極致精神,主人公渾沌雖然是農民身份,但願以生命為棋,勝天半子,這是人類的極致精神,可以是對藝術的追求,也可以是對權利、財富、地位的極致追求。這種極致精神很符合祁同偉極致的奮鬥、極致的貪婪和極致的博弈,有一種極致追求的悲壯感。」周梅森說:「我把它作為祁同偉性格形成的重要線索,祁同偉喜歡讀《天局》,可惜只讀懂了一半,所以註定失敗。一部《天局》,教人讀懂天地人生。」那活A這個寓言式的故事,告訴讀者這種極致的悲壯,究竟是徒勞的宿命還是值得讚揚的拚搏?恐怕很難看懂吧。天機一旦被人識破,此人也就必須死了。《快馬》的主人公快馬原本是財主家的長工,東家對他很好,自己的孝順也得到東家的褒獎,這都令他感動,所以東家被八路軍殺了之後,他要為之報仇。他和還鄉團的人一起弄死了村長,可是村長的母親在審判他的時候故意沒有指證他的罪證,讓他茍延殘喘地活了下來,而自己的女兒卻要和他劃清界限!現實是舊的既得利益者被剝奪之後,新的既得利益者支部書記橫行霸道,害死了人,可是被害人的父親反而要砍敢於除害的快馬!快馬臨死之前長嘆:「天滅我也!」的含義是耐人尋味的,不是簡單的所謂階級鬥爭,而是人的存在感有無的問題。《高人》也同樣是這個主題,只不過是換了一個環境的不同故事,小說最後提出了在靈與肉分離的荒誕之中,「誰來拯救腦袋」這個沉重的問題,讓人思索是什炯y成了這種局面?回到底層的出路問題上仍然比較絕望,祁同偉是不擇手段地去官場賭一把,而高人卻落入了江湖賭局,除了賭博難道沒有了正道去改變命運?說到改變命運,讓我想起傳說中福字倒貼的由來不是和朱元璋、慈喜太后有關就是與王府有關,但也有人說,那是底層人家在祈求改變命運,希望來個風水輪流轉,編個故事把大人物抬出來,是用來掩飾本意的,不然豈不是犯忌?《命運的玩笑》中的災星大阿福,不僅自己是個倒霉蛋,而且誰與之沾邊誰就倒霉,可是他也竭力想改變命運。荒誕的是倒霉也是可以被人利用的,而他的善良也註定了他只能被人利用而已。這個世上無知者總比聰明人多,聰明人也可以用利誘和打壓讓他們變成笨蛋,何況還有那泵h涉世不深的年輕人可以利用,只要把大多數人玩於股掌之上就可以無敵於天下。經過懵懂中的生死經歷,大阿福終於回歸了認命!所幸他還有令人唏噓的愛情。《珍郵》裡的「文革」郵票「祖國山河一片紅」在小說裡一出現就勾起讀者的無限遐想。貼了二張這種郵票的情書,居然從當時年輕英俊而且大權在握的軍代表手中橫刀奪愛。然而貧困與平淡的生活,卻讓他的愛人在猥瑣的老板面前產生過動搖,所幸,她終於給了財富和聲望達到頂峰的老板一個耳光,人和那封信都想得到老板在思索這記耳光的含義,而作為背景的是顧炎武雕像意味深長的微笑。顧炎武的名言在他的《日知錄.正始》中是這樣說的:「保國者,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,保天下者,匹夫之賤,與有責焉耳矣。」《聖徒》依然是小人物劍走偏鋒幹髒活,以博出人頭地的江湖故事。改變這種狀態難道是宗教的力量?小說的結尾說:「一線光明足以劃破黑暗王國。光,遠比黑暗強大。」這當然是美好的鼓舞,但無知的力量常常強過知識的力量,自然界也是光明與黑暗的交替。黑暗並不可怕,只要光明默默地作持久的努力,總是要衝破黑暗的,靠賭博式的投機,恐怕只會加重黑幕的延續。■文:龔敏迪作者:d元裕二譯者:王思穎、張佩瑩出版:不二家男女四人,在「偶然」的邂逅下,展開了一段輕井澤別墅裡的共同生活時光。面對停在緩慢的下坡道前的人生,四人以組成「甜甜圈洞四重奏」繼續前行的故事。雪日裡的四重奏,譜出了男女關於未竟的夢想,愛情裡的距離,謊言交織的過往,一段愉快而寂寞的人生樂章。獲獎無數的日劇《四重奏》,是d元裕二近年嘗試的「會話劇」寫作──以大量對白、驚人的心理描寫、最低限的鏡頭邏輯,編造出細密的劇本結構。四重奏亦為無數「披蚚型劇外衣的愛情劇」示範了推理、愛情雙線並行的腳本寫作,編劇如何在流暢的場景、動作說明下,以直指人性的對白與敘事為血肉,為觀者帶來一場戲劇饗宴。■整理:草草作者:宮部美幸譯者:高詹燦出版:獨步文化現今日本最會說故事的國民作家宮部美幸,獻上一期一會,震撼人性的「百物語」。江戶的人氣提袋店「三島屋」,有個流傳市井的秘密。店主的姪女阿近,以獨特的方式蒐集「百物語」,一次招待一名訪客,歡迎心底藏茯G事的人。憑一支畫筆,打造出供亡者還陽的客棧?大受歡迎的精緻便當店,每年卻在旺季休業?貧窮的罪人之村,靠荋搎聾S溫柔的潛規則存續?自稱「女浦島太郎」的老婆婆,說出家族守護神的秘事隨即消失?目送一張張「了無遺憾」的表情離去,在不可思議的際遇中,身為聆聽者的阿近也來到命運的十字路口......■整理:草草作者:邁可.桑德爾譯者:黃慧慧出版:先覺當人人都能訂製完美,這將帶來個體的徹底解放,還是社會的無限混亂?基因工程科技快速演進,滿足了人類「追求完美」的慾望,貌似群體的狂歡,實則蘊藏茞`切的危機。當「人」能夠被完美訂製,當科技的腳步比道德的理解快速時,我們將面臨怎樣的道德挑戰?又該如何解釋並化解心中的不安?《正義》的作者桑德爾,再一次帶領大家進行哲學思辨。他指出,若不認清基因改良侵蝕人性的作用,維繫人類社會的道德基礎很可能崩塌。透過清晰的論證和生動的案例,我們將逐漸體會到在辯證訂製完美的背後,作者對身而為「人」的深刻思考,以及對人性與天賦的深切關懷。■整理:草草

﹛﹛б磁腔岆ㄛ鼠假窒珨※堤忒§ㄛ謗庈ロ嘖梀礿﹝諍祫彶攫ㄛ誚硌惆萸ㄛ梀盟%;旮傖硌惆萸ㄛ梀盟%;斐珛啣硌惆萸ㄛ梀盟%﹝

﹛﹛陓洘籵陓俴珛眈壽わ珛婓桸芘梓魂雄笢ㄛ褫蔚祥謎靡等釬峈蕉講秪匼﹝    眈壽俴珛郪眽羲桯ぜ蚥桶桼魂雄奀ㄛ褫蔚帤蹈貒鄘撳等釬峈斛猁沭璃﹝

﹛﹛﹛﹛←怚雄熬屾﹛﹛褫夔腔埻秪﹛﹛袧鎔鎔悛昒徹腴﹜楷尥﹝袧鎔鎔腔极恲蝜厥哿徹詢ㄛ閉徹扜庌38僅腔趕ㄛ憩頗妏怚攫﹜赽僧腔悛霜講熬屾ㄛ苤模鳴珩憩曹腕假噙勍嗣﹝奀奀粗⑴翑

﹛﹛坻腔荎弊悝汜蔚嫉嗡泂婓坻腔郲奻ㄛ蛌扴坻腔趕ㄛ遣鯥棑妀壏槸奰繉釆珝倡貐仴碩﹝※惆豢腔囀楱眣挐遞Зㄛ筍岆齊踢忡巋簁睿俴雄眳潸麵跤扂隱狟賸旮覦腔荂砓﹝§羚寀玵佽﹝2002爛ㄛ菴媼棒﹝齊踢婓笢弊渭賸17毞﹝

﹛﹛2017爛1堎6桷厊堤踾頃嬣曌嬬葞祧茧蝌侕陏鵙齬晉艙騵傷萰蝏ㄛ坻佽輪珨僇奀潔妏蚚賸澈弊議こ齪挴芃絳祡赻撩挴喘徹鏗﹜挴喘堤悛ㄛ賽譴潰桄潰砮擁蕾撈桯羲俴雄ㄛ勤湮蟀庈部奻种忮腔20笱梣巷檢Ⅴ靇迣橐爧麮ㄛ珆峚噩狟楷珋涴虳挴芃旆笭恀枙﹝湮講輛諳挴芃湔婓挴芃佪階傷衄鬅﹜禱棧椹訬蟘佪硥銀繉橠ㄛ祥睫磁扂蠅弊模挴芃濬腔莉こ梓袧﹝扂弊弊模梓袧笢勤挴芃莉こ寞隅挴芃艦禱茼打牟鬅ㄛй祥夔衄禱棧ㄛ妏蚚徹最笢椹袢樂覲應摀鼱﹜挴鷏徹鏗﹝

﹛﹛踏33硐跺嘖輻埣籟倱煦賜盄2018-03-1615:11懂埭ㄩ杅擂惘﹛﹛痐缺控邦圴迡鯞擂陔羸极※杅擂惘§苀數ㄛ諍祫踏梤蟲褖桲ㄛ奻痐軘硌萸ㄛ彶衾圉爛盄眳狟ㄛ梀視盟-%ㄛA嘖軞傖蝠塗峈砬啋﹝

﹛﹛§桲幛梃佽ㄛ橾啃俷楷赻煎葉腔炰埼睿勤絨腔覜慾眳①祛衾晟桶﹝﹛﹛詢埻鼠繚ㄩ祡蜓繚ㄛ僕峎誘﹛﹛繚党疑賸ㄛ崋繫欱ㄛ阰懂欱ˋ﹛﹛※涴沭繚岆扂腔惘探ㄛ祥奪毞ァ嗣填輾ㄛ扂飲猁堤懂艘艘坳﹝§鎮奐誼﹝﹛﹛2堎7ㄛ刓陲吽還疺庈蟹秝瓮詢飲淜詢飲游窪坒僱游83呡腔游鏍悁④傖婓ь禸赻模藷諳腔鼠繚﹝

﹛﹛鎮親佷翋砱玴ㄛ寞薺岆岈昜堍雄徹最笢嘐衄腔﹜掛窐腔﹜斛輓﹜恛隅腔薊炵ㄛ岆祥眕佽黨甂憊臥肫け﹝秪森ㄛ斛剕偌寞薺域岈ㄛ峊掖寞薺憩頗忳善凱楠﹝

﹛﹛擂森ㄛ衄佫窗倏匢冼藫靿刵齡倬郱ㄛ捩狟諂岆痰§﹝蝜佽祥呾ラЧ腔趕ㄛ祥溥佽ㄛ匐湮刓佽騫庠倬郅倚вㄛ賒笢衄痰寀剞ㄛ剞剞妗妗ㄛ竘侄媓﹝匐湮刓佴弅熀奎婘騧羃耙儢ㄛ賒奻眳も躂墅坒﹜迉翌牉罣﹝啞桉赶纏腔管岍蚡匊ㄛ梩擂賒醱橈勤諾潔ㄛ攜蔚佸З儷D煻考砃※昜窐§眳俋岍賜ㄛ祥腕祥壽蛁坳蠅垀堄滬腔汜韜砩ㄛ撈垀彖腔賒俋眳噫〞〞檟跁砩噫﹝掛恅枑善奻扴撓弇恅侄乘ㄛ參坻蠅植む盪妢腔闕釐笢③堤懂ㄛ婓邋輒坻蠅腕砩﹜囮砩﹜庋輒﹜籵湛腔侂眳豻ㄛ憩祥麵牉こ堤跪赻釬こ笢隴陑獗俶腔珨醱ㄩ赻扂砩妎睿檟跁砩噫﹝奀奀粗酗韓嗣屾

﹛﹛AnothercalledBellMcEndsaid:Imuckedout[myeight-year-oldsons]bedtoday.鍚珨弇靡請BellMcEnd腔蚚誧佽耋ㄩ扂踏毞賸淕燴賸扂匐呡嫁赽腔散﹝UnderhispillowIfound:4books,52p,amedalfromsportsday,aweirdpieceoffelthedbeendoingsomethingwithatschoolforart,alegomanandalipsalve.婓坻腔淠芛狟扂楷珋賸ㄩ侐掛抎ㄛ52晞尪ㄛ珨跺堍雄頗腔蔣齪ㄛ珨跺坻婓悝苺酕腔嘉墅腔眙扲こ抮赽ㄛ珨跺氈詢俙撿侉迗遘鶲騚螂﹝Ionlychangedittendaysago.扂坋毞ヶ符淕燴徹坻腔散﹝

﹛﹛謗鼠侗隙葩甜葩齪綴ㄛ嘖歎珨模視礿ㄛ鍚珨模諉輪視礿﹝

﹛﹛笢栝佸鵙葬蚺誠薊釐域萵翋弇ぜ撥F稂巘播祥啄ㄛ植※扂弊疧楊岆撿衄旮綠盪妢菁堄睿珅隴奀測杻伎腔疑疧楊﹜弊模疧楊岆眅誠杻梗俴淉⑹秶僅腔楊薺唻埭﹜崝Ч疧楊砩妎峎誘疧楊侍岆眅誠扦頗腔僕肮孮峞掀跺源醱桯羲蹦扴﹝坻佽ㄛ樓Ч眅誠扦頗腔疧楊睿價掛楊哫換諒郤ㄛ岆芢輛姻稹懋併庣睿峎誘眅誠楊笥腔茼衄眳砱ㄛ剒猁酕善眕狟萸ㄩ珨岆郬笭疧楊侍ㄛ澄樵毀勤珨з峉漲弊模翋﹜假姿芛G嘛祔腔岈①ㄛ澄樵毀勤珨з囷漲疧楊侍腔俴峈﹝媼岆婓弊模疧楊遺殤狟燴賤參挍價掛楊﹝

﹛﹛§奀測腔笭庰渾ч爛甘蠑ㄛ奧盪妢腔儂郣憩婓ч爛忒笢ㄛ奀祥扂渾ㄛ奀祥扂迵ㄛч爛絞珨鎮絞珂ㄛ僻擙笢霜ㄐㄗ笢弊ч爛厙杻埮ぜ蹦埜﹛郅帡瑟ㄘ奀奀粗緒珈篲袧鎘

﹛﹛陔笢弊傖蕾綴ㄛ庰硪黨啦蝨蘿條侗鍔埜ㄛ笢鰍濂⑹蘿條侗鍔埜﹝1950爛10堎統樓蕨藝堔陳ㄛ挋邿佸鵖戰蜀蘿條硌閨垀翋ㄛ硌閨蘿條窒勦婓憤む潸賴嬪麵腔沭璃狟ㄛ俇傖賸釬桵恄ㄛ甜△藪冞皆埼戴峈忑腔※薊磁弊濂§釬桵腔冪桄﹝隙弊綴庤垮掛⑹蘿條侗鍔埜﹝1957爛濂岈悝埏救珛綴ㄛ恛佸鬅漞鱉蘿條萵侗鍔埜﹜嘈恀﹝

﹛﹛撿极奧晟ㄛ燴絞蔚滅н漲釬峈籵妎諒郤蹈鄵俴×岌匊輾袪钂帠ㄛзз妗妗華砃嫁肵換怀珅黍請﹜妎梗н漲﹜摯奀惆豢脹都妎ㄛ甜蔚俶跡﹜陑燴ぜ嘛釬峈諒呇杻梗岆衿呇﹜悵郤埜植珛腔ヶ离藷熨ㄛ蔚饒虳祥磁跡氪擇眳藷俋﹝脹沭璃傖抇奀ㄛ褫眕芢俴笢弊唳腔繩跦楊偶ㄗ1994爛ㄛ7呡腔藝弊苤躓滯繩跦·臻縐掩蛂婓坴模蜇輪腔珨靡俶溢郫煦赽堂殤甜婈む潮伀﹝

﹛﹛覜①腔釬こ符岆疑腔抎楊釬こ﹝坻佽ㄛ絞踏抎抭衄竭嗣匊銘й銜項儷準騧饒暻芵鼚ㄛ奧綺謹賸ヶ謗萸ㄛ涴岆掛藺給离ㄛぇ燭賸抎楊腔楊僅睿掛砩﹝

﹛﹛笢弊恁忒燠眅覽眕煦腔傖憎鳳腕菴22靡﹝陔貌扦暮氪澈旂扜﹛﹛∥2堎23ㄛ笢弊恁忒燠眅覽婓掀笢﹝絞ㄛ2018爛す荻隄兜頗豪欴賑梨躓赽等侄盃娸伒炳婓蔬鍬梨奻堍雄部撼俴﹝笢弊恁忒燠眅覽眕煦腔傖憎鳳腕菴22靡﹝陔貌扦暮氪澈旂扜﹛﹛∥2堎23ㄛ笢弊恁忒燠眅覽婓掀笢﹝

﹛﹛2008爛ㄛ紾梤曀佴垓撐贏霾奡鑑熗縜藭玴ㄛ啋覺侗鉠170勀爛腔賦蹦埱輒匢﹝芞ㄩ壺謗衡挴喘俋甜拸む坻甡擂腔※啋覺佶椒倔鞢排銇ㄛ※謗衡藷喘趙坒§迵※棉缽腔坒ん§﹜※抰邾睿尥嘎§眳潔ㄛ岆瘁湔婓壽炵ㄛ醴ヶ遜羶衄逋劂腔痐擂﹝誸郈ば犒髒塽絮翁擽赬囌侚隒郋謀郋諮掘葎г灪啥滿曼遘鶷銀搡麜茧騫薹脾ㄛ森砐旃噶湔婓珂毞腔祥逋﹝

﹛﹛奀奀粗葩宒鼠宒絞華奀潔3堎6﹜8ㄛ匙陔軞燴兜攝嫌婓軞燴葬撼俴痀宒ㄛ煦梗諉忳匙陔貌а貌侉邳倜岊鯜紫爛瑮祩餈﹝